脸盆鸟

脑洞星的填坑废柴,咸鸟一只,放弃自救,慎粉慎关

尚未毕业,绝不爬墙;除了lof,哪都不更

我宁愿在沉默又孤独的黑暗中死去,也不想在华丽却虚假的光明中苟活。
我赞美你的过去,我也愿意包容你的未来,也许你变的不再像你,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唯一。星星也许有很多个,但你是我唯一的月亮,独一无二,皎洁明亮。——致我独一无二的月亮

批判?算不上,只是一次自我的内心剖白。

我进鸣佐圈的原因说出来真可谓非常之尴尬(-ι_- )。

小时候有所耳闻,询问同学,同学的回应是“火影很黄色,我父母都不让我看的。” 所以从小学到初三上学期我一直对火影敬而远之。

后来之所以关注到火影乃至鸣佐,是因为一部相当尴尬的剧场版……对,就是《The Last》:)

还记得那是一个晚上,睡不着,于是打开了电视想随便找部片子看看,恰好看到TL,当时“火影大结局”炒的挺火的,于是就想打开来看看,如果真的很黄色再退出也不迟。

于是我就看呀看,看了一大半儿那些乱七八糟的角色之后也只有一个感觉“哦,不就是三流言情的套路吗,火影就这套路还有能这么火,也是不懂。”然而,当时的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会为了一个出场时间不过五分钟的角色心神颠倒(-ι_- )

现在想起来,关于tl唯一能记起来的镜头也就是佐助挡在火球面前回眸的那一刹那了吧(回忆起来,看完一部影片,居然连男主角和女主角都忘了,只记着一个出场不过五分钟的角色,官方也是很厉害´_>`)。。。

当然了,当时并没有深入挖掘这个角色,只不过留有了一个较为深刻的印象,毕竟看完之后我对于火影的定位是“战斗元素融入较好的少女漫,里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路人”,真正入坑是因为一个太太所产的一个手书《包容这早晨》,从这简短的三分多钟的视频里,我意外的发现火影也许跟我的想象不太一样,鸣人和佐助在手书里的表现竟然意外地打动了我,然后我就跳入了这个“戳我萌点的cp通通都是be,图啥?”的世界级巨坑。

而我在乐乎产“粮”的原因就更尴尬了(-ι_- )。

因为一篇“余威犹在”的文……是的,就是《橘子皮》——我私自把它命名为“橘子皮事件”,事实上,现在“橘子皮事件”的风波也还有残留。

当时我也算是发表过一些看法的,算不上什么成熟或者是博大精深言简意赅,就只是按着自己的三观单纯的尝试用辩证思维去看待“吐黑泥”,这里我要承认,虽然从客观的思维来看两方都有过错,两方都不对不应该提倡,但是出于个人,我还是非常讨厌圈内出现这种吐黑泥的行为,于是尝试着写了一些文字发表,想要尝试着改变圈内的风气,成败与否现在也说不好。

但是,我想问问那些一言不合就“吐槽”别人CP观和圈内现象的人,你们有为了你们想创造的角色想要创造的圈内风气付出过努力吗?

一边张口等着别人的,一边槽着别人的。

你们,不,我们可真难伺候。(-ι_- )

在你批评指责一部分人的时候,为什么不尝试着去改变这些风气呢?直白点说,看不惯就自己来,别指望着别人因为你改变,拯救世界靠的从来不是嘴遁。

最近的圈内我也是很不懂了╮( ̄⊿ ̄)╭

评论(1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