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盆鸟

脑洞星的填坑废柴,咸鸟一只,放弃自救,慎粉慎关

尚未毕业,绝不爬墙;除了lof,哪都不更

我宁愿在沉默又孤独的黑暗中死去,也不想在华丽却虚假的光明中苟活。
我赞美你的过去,我也愿意包容你的未来,也许你变的不再像你,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唯一。星星也许有很多个,但你是我唯一的月亮,独一无二,皎洁明亮。——致我独一无二的月亮

来自远方的贺礼(慎入!)

OOC!OOC!OOC!

自认算不上黑泥(-ι_- )

慎点!慎入!OOC!

tag可以算作私心,占tag抱歉
————————————————————

“诶?给我的?”

木叶的七代目火影从鹿丸的手里接过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上书“赠七代目”几个大字。字迹流畅干净,眼熟极了,但就是死活想不起来这是谁的字。

“又不是什么节日,谁会送给我东西呢?”他有些疑惑的打量着那个包裹。

“需要我先检查一下吗?”鹿丸说,“毕竟你现在是火影……”未言之意两个人都懂。

“不了,你家里还有手鞠在等你呢”鸣人摆了摆手说,“还是我来吧,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体内还有九尾。”

“手鞠会担心我,难道雏田就不会……吗?”

空气突然停止了流动,气氛尴尬又怪异。

所有人都知道这场表面上的情投意合背后所蕴含的真正意义,所以这种话,对于这种关系来说就显得异常滑稽可笑。

“……要不……”鸣人迟疑的打破尴尬,“让暗部来?”

“嗯,还是让暗部来吧。”说着,鹿丸朝着周围的某个方向打了个手势,一个穿着暗部制服带着面具看不出性别的人走了出来。

他把包裹抛向空中,然后迅速的从忍具袋里抽出几把手里剑。

手里剑在空中将包裹拆开,里面用油纸好好的包裹整齐的几种甜点也摔落一地,跌得粉碎。

一些碎纸片从空中飘落,靠着忍者极佳的目力依稀拼凑起来,上面大致这样写着。

“吊车尾的”
“结婚”
“没有通知”
“贺礼”
“路人之口”
“路遥”
“不知何时”
“幸福”
“漩涡鸣人”
“宇智波佐助”

完成任务的暗部悄悄地退回暗处,不管用什么方法,总之是达成了“拆开包裹”的目的。

鸣人捻起一点点糕点的碎块放进嘴里,“很甜……”语调带着不用细听就能分辨的颤抖,就像在压抑着什么说出来就会死的东西一样。

鹿丸张了张口,“可是你的神情分明就在呐喊着苦。”

不过终究还是没敢说出来,去拆穿这最后的自欺欺人。

窗外,太阳正燃烧着最后的身体,残酷的温度透过玻璃融化了地面上糕点的尸块,正如被肢解的七零八落的某个少年一样。
————————

吊车尾的,虽然你的结婚没有通知我,但是当我从路人之口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为你准备了贺礼。路遥,贺礼不知何时到达。
祝你幸福,漩涡鸣人。

宇智波佐助

————————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