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盆鸟

脑洞星的填坑废柴,咸鸟一只,放弃自救,慎粉慎关

尚未毕业,绝不爬墙;除了lof,哪都不更

我宁愿在沉默又孤独的黑暗中死去,也不想在华丽却虚假的光明中苟活。
我赞美你的过去,我也愿意包容你的未来,也许你变的不再像你,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唯一。星星也许有很多个,但你是我唯一的月亮,独一无二,皎洁明亮。——致我独一无二的月亮

万万没想到我竟然入了这么一个冷圈。。。sad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昏黄的夕阳从未拉好的窗帘缝隙间射入,给在床上纠缠的二人镀上一层金光。

“唔啊!快解开!”国防在床上难耐的扭动呻吟着,被领带绑住手腕已经磨出了红痕,“不,不然……别怪,怪老子的……哈……辽宁唔!”一根冰凉的手指抵上了他的唇。

“嘘”外交的金丝眼镜上反射着夕阳,“不要违反五项原则哦~”凉薄的嘴角上扬勾起一个戏谑的弧度。

“夜,才刚刚开始”外交吻着国防哭红的眼角想到。

————————————————————

这是一个冷到不行的同人圈。。。我连tag都不会打(-ι_- )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