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盆鸟

脑洞星的填坑废柴,咸鸟一只,放弃自救,慎粉慎关

尚未毕业,绝不爬墙;除了lof,哪都不更

我宁愿在沉默又孤独的黑暗中死去,也不想在华丽却虚假的光明中苟活。
我赞美你的过去,我也愿意包容你的未来,也许你变的不再像你,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唯一。星星也许有很多个,但你是我唯一的月亮,独一无二,皎洁明亮。——致我独一无二的月亮

[鸣佐]七日影——序幕

⒈鸣佐正剧向

⒉设定和剧情以及bug属于我,OOC我和岸本对半分

⒊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

⒋拒绝撕逼,拒绝被挂

⒌手机排版,请多见谅

⒍修因柱斑扉泉止鼬,以上cp可能会有出场,出场打tag

————————————————————

宇智波佐助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每天按部就班的起床,按部就班的学习,按部就班的接受表扬,按部就班的回到住处。

普通又无聊的人生,至少在他遇到“他”之前是这样的。

那是一个普通的午后,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浅浅的映进他的眼底。

“真暖和啊。”桌面被铺上了一层金箔,“熟悉的温度”

他在走神,光明正大的走神。

讲台上,老师正唾沫飞溅的讲着无聊的课程,手里的粉笔头正蓄势待发的准备发射。但是这与他无关,像宇智波佐助这样的好学生永远不在老师们的射程之内。

“无聊,”佐助冷漠的想着“无聊至极。”

期待已久的放学铃声终于响起,周围的同学或一两个好友结伴回家或三五成群的相约打球,无论目的是什么他们都在飞快的动作着。

但是佐助却不急不缓,既无人相约也无人等候,所以回去的路那么长又那么远,仿佛要慢慢的走上一辈子。

不知从何时开始,每当佐助将要离开某个地方的时候总会停下来,仿佛在等待着谁追上他的背影。

当然没人会追上来。

然后他就缓缓地离开,留给夕阳一个沉默的剪影。

但是今天注定有所改变,当佐助在校门口站定的那一瞬间,一双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

他抬起头,“佐助你好啊!”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的男人微笑着对他说,“我可以跟你回家吗?”

也许是被那片深海中央倒映出的自己和黄昏所迷惑,又或是被如同午后阳光一般的金发晃花了眼,抑或是之前度过的17年已经足够孤独和寂寞,不想剩下的时光流过独自一人的自己。

总之,在那天,在一个普通的傍晚里,佐助把一个来历不明背景未知的男人带回了家。

“请坐。”佐助一脸严肃的看着对面的男人,“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

一杯茶的水汽足以氤氲在两人的中央,模糊了对面人的眉眼。

对面的金毛熟练的苦笑着,说:“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啊,只是潜意识的跟着你而已啊我说!”

佐助皱眉

“太大意了。”他想着,“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佐助捧起了茶,浅浅的呷了一口。

“坏掉了。”

他苦的眉眼都拧了起来

“真难喝。”

他小声的说着。

“嗯?”对面的人仿佛没有听清。

“我说,”佐助只好再重复了一遍“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啊啊!”对面的金毛终于听清了,“我也不知道啊!谁让当时佐助的名字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了啊!”对面的金毛突然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怎么,佐助对我很好奇嘛?”

“太,太近了!”

腾的一声,故作严肃的小脸变成了绯红色。佐助不由自主的开始伸手推拒凑过来的脸“谁,谁会对你好奇啊!超级大白痴马上离开这里!”

“诶!”然而对面的金毛却不依不饶的开始挠起佐助的痒痒“佐助怎么这样啊!”

“别!住,住手!哈哈哈哈!痒!”

看到宇智波软软的眼角泛红的瘫在自己的怀里,鸣人的眼睛骤然暗了一瞬,然后又回到了原本的澄澈,仿佛刚才一瞬间的黑暗只是一场幻觉。

“不要!除非佐助答应让我留下不然我可是不会停手的我说!”

“我,我答应你……快停下……唔”

“总算不是一个人了。”他这样想着。

所以最后还是妥协了呢(笑)

————TBC————
请注意这一章,我埋了很多的点w

猜猜看是be还是he,猜对了我就告诉你w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