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盆鸟

脑洞星的填坑废柴,咸鸟一只,放弃自救,慎粉慎关

尚未毕业,绝不爬墙;除了lof,哪都不更

我宁愿在沉默又孤独的黑暗中死去,也不想在华丽却虚假的光明中苟活。
我赞美你的过去,我也愿意包容你的未来,也许你变的不再像你,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唯一。星星也许有很多个,但你是我唯一的月亮,独一无二,皎洁明亮。——致我独一无二的月亮

你好B站,再见B站13

1,人物不属于我,我仅对原创成分及其相应权利做出要求。
2,向 @羽蓝—发刀【划】糖小能手 太太借的梗。私设如山。
3,视频链接见评论区
4,ooc
5,手机排版,请多见谅。
6,{白字},【红字——斑爷】,后面还会出现别的颜色的字。
————————————————

泉奈挣扎着起身,便看到原本上下一心的宇智波分成泾渭分明的两部分。被孤立的那一撮人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眼睛里满是怨气。

他头疼的扶额,斑哥擅长的决策在玩弄人心方面毫无作用。

“你们这是做什么?”到底是身受重伤后又耗尽查克拉,泉奈的声音里带着虚弱和疲惫,没有一丝的威慑力。但是宇智波并没有因为他的虚弱而不服,正相反,他们的表情与面对着斑时相比更加恭敬了。

虽然斑是族长,但对于宇智波来说斑更像是战争时的重型武器,力量太过强大在战场上的表现太过耀眼以至于人们自动忽略了他在其他方面的实力,反倒是泉奈这个“亲和而明理”的副族长在族内更得人心,相信我,如果不是斑和泉奈的感情深厚互相信任,他们百分之百会推泉奈上位。——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

“咳……我还没死呢……”泉奈艰难的喘息,“你们现在……咳咳……要因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分裂宇智波吗?!”说着扫视过表情各异的众人。

泉奈很早就知道现在的宇智波表面上看像是团结一心,其实内部早已矛盾重重,每个长老都试图向对方的势力安插卧底,如果没有泉奈的润滑周旋,以斑雷厉风行的铁血作风很可能会得罪一大批位高权重的长老,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另一个世界不就是这样。如果真的和千手硬碰硬,以现在这样的宇智波来看很可能会输的一败涂地。

被他的视线扫过的人都像是被针刺了一样羞愧难当的低下头。

但不管他们是真心实意还是心怀鬼胎,宇智波之间的气氛总归是缓和下来了。

“咳!”看到宇智波的事情处理好了,百叶清了清嗓子吸引大家的注意。——她既然已经决定要搞事了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B站!给我个能搞事的视频!”

[滴!收到指示正在升级]

[升级完毕]

“?”百叶疑惑的想着“升级?这玩意还能升级的吗?这么高大上?”

一阵悠扬的钢琴声穿透战场上的浮灰而来,屏幕上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这不是……”听到熟悉的旋律,百叶的心里满是不祥的预感。

果然,{造梦者}三个白字出现在屏幕的正中央。

“!”

“完了完了……”百叶的额上开始渗出冷汗,“吾命休矣……”

白云从红色的房檐旁缓慢的流过,像是尘埃落定之后的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鸟儿停歇在树枝上,树木生长在森林里,而森林停留在昏黄褶皱的回忆深处。

{造梦者}三个字在清澈见底的小河里消失不见,柱间、扉间和斑少年时的模样依次出现又随即被成年后的他们覆盖。时光荏苒,就像流水一样把他们打磨的面目全非。

“……”

百叶趁着他们的注意力汇聚在屏幕上时迅速的将自己隐匿在人群中“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只可惜百叶的算盘注定要落空了——毕竟,升级不是白升的。

一只不知在哪里破茧的蝶轻盈的从斑的面前飞过,闪着光的鳞粉从斑斓的蝶翼上抖落吸引了斑的注意。

那只蝴蝶拖着一缕莹莹星光向百叶飞来——这本该是极浪漫极梦幻的场景,但在百叶看来却和催命符一样。

那蝴蝶只是在百叶的头上轻巧的打了个旋便回头向斑飞去。

只是苦了百叶,被暴露之后还要躲起来简直难如登天——尤其是在一堆宇智波的眼皮子底下。

“什么仇什么怨”百叶欲哭无泪的想着,“这下真的要交代在这了……”

“冷静百叶”她在给自己打气“真的猛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加油百叶你能行的!”

屏幕并不在乎百叶复杂的心理活动,视频仍在继续。

【是那只孤飞的蝶】仍然是柱间和斑相遇的场景,只是在音乐的映衬下显得有些安静的悲伤。

【迎着风与霞光潋滟】那只蝴蝶应景的出现在斑的眼前,翅膀上的斑纹是和梦想一样绚丽夺目的颜色。
————TBC————
真的猛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鲁迅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