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盆鸟

脑洞星的填坑废柴,咸鸟一只,放弃自救,慎粉慎关

尚未毕业,绝不爬墙;除了lof,哪都不更

我宁愿在沉默又孤独的黑暗中死去,也不想在华丽却虚假的光明中苟活。
我赞美你的过去,我也愿意包容你的未来,也许你变的不再像你,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唯一。星星也许有很多个,但你是我唯一的月亮,独一无二,皎洁明亮。——致我独一无二的月亮

你好B站,再见B站12

1,人物不属于我,我仅对原创成分及其相应权利做出要求。
2,视频链接见11评论区
3,ooc
4,手机排版,请多见谅。
5,私设如山。向 @羽蓝—发刀【划】糖小能手 太太借的梗
————————————————

就像是一把钝刀子正在心头磨来磨去,斑几乎能听到铁锈碎裂的咯吱声。

“怎么了?”柱间虚扶住接近站不稳的斑,一脸问号。

泉奈已经跪在地上喘气了,他好像天生对这种非痛觉更敏感一点。*

[打乱了君一统天下的约定]

[谁可以同行]

曾经的他们所提及的光辉梦想与成年后的刀剑相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原来不需要用战争去平定]年少时的嬉笑打闹逐渐被残忍的战场覆盖。

[要先得人心]斑独自一人站在石壁前,本该和他统一战线的族人都选择了背叛。石墙上深深的刻着一个巨大叉,像是在否定他的梦想又像是在说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斑爷孤独一人,族人抛弃了他』『斑爷就输在人心了啊』

没人在乎弹幕说了什么,因为他们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刀捅了个对穿。——除了斑自己。

百叶痛苦的趴在地上,满头的冷汗顺着额角滚落。她的手指颤抖着,不敢去触碰刚刚被穿过的地方,只能在空中轻轻勾勒着刀锋的轮廓。

“真疼啊,”她的内心竟然出奇的平静,“斑爷应该比我更疼吧……”

被信任的人一刀穿心是种怎样的体验?
@宇智波斑

》》》》
是种“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斑爷这辈子都不知道这个问题答案”的感觉——百叶。
赞:∞    评论:999+

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冰凉的刀子被仍在跳动的心脏包裹着,灼热的鲜血挟着破碎的心喷涌而出,恍惚间以为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现实中只是一瞬。

伤口很热,刀子很凉。

仅仅是百分之一的痛觉就是这么难以忍受,不敢想象斑在被最重要的人穿心而过时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百叶擦了擦脸上未干的泪痕,下定了某种决心。

[故人发已衰白]幼时和现在的柱间的脸逐渐重合。

[风尘覆盖]风吹开了对战时激起的尘埃,露出了开仙人模式的柱间。——也不知道这“风尘”指的是尘埃还是仙人模式的柱间。

[不奢求重来]那些无忧无虑开怀大笑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无能为力,尸遍满地]从千手和宇智波的尸体下流出来的血染红了土地。

[故人心已远]鲜艳赤红的背景前是疑似宇智波斑的剪影,插在腹中的刀像极了千手柱间常用的那一把。画面渐渐的开始模糊,最后被斑当年的背影覆盖——那个经常出现在柱间梦魇里的背影。

[拿玉杯赐天下无罪]成堆的忍具,像小山似的堆在画面一角。那些投降的宇智波族人抱头跪在他昔日的敌人面前。

宇智波迅速的远离身旁那些脸孔出现在投降者队伍里的人——有些对痛觉敏感的人甚至只能手脚并用也要远离他们。

“宇智波只会战死,绝不投降。”

[没有人喊万岁,只有故人看君落泪]躺在地上的斑轻轻拧眉,瞳孔微微放大,看着柱间落下一行眼泪。

[君萧萧,拔剑鞘]柱间抽出了手里剑对着自己,嘴角轻扬。

[还以为就此一了百了]在他刺下去的时候,斑想起了年少时的初见,那一天的阳光,少年的笑容和终于到达彼岸的梦想。

[人在生,责在身]柱间和斑在终结谷决裂时的场景。

[与谁同归都不可能]尖锐的寒芒划破了漫长的雨夜,鲜红的血液在水中蜿蜒出绝望的痕迹。

斑能阻止柱间刺向他自己的手里剑,却阻止不了柱间穿透自己胸膛的刀。

『本末倒置啊柱间』『你说为了保护重要的人建立村子,最后却为了村子杀了重要的人。』

本来就没有爬起来的百叶又被从背后来的刀钉在地上。于是她索性趴在地上缓缓——反正这么做的又不止她一个人。

歇也歇够了,气也喘匀了,百叶的眼睛里划过一抹暗光。

“是时候干正事了。”

————TBC————
本来我以为只有写到鸣佐才能搞事,但我后来想了想,柱斑不也能?

泉奈已经跪在地上喘气了,他好像天生对这种非痛觉更敏感一点。*:没屁用的私设,将来开车的时候用的。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