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盆鸟

脑洞星的填坑废柴,咸鸟一只,放弃自救,慎粉慎关

尚未毕业,绝不爬墙;除了lof,哪都不更

我宁愿在沉默又孤独的黑暗中死去,也不想在华丽却虚假的光明中苟活。
我赞美你的过去,我也愿意包容你的未来,也许你变的不再像你,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唯一。星星也许有很多个,但你是我唯一的月亮,独一无二,皎洁明亮。——致我独一无二的月亮

魅情霸爱:少帅别太坏02

1,人物不属于我,我仅对原创成分及其相应权利做出要求。
2,此章背景介绍+过渡
3,ooc
4,手机排版,请多见谅。
5,占tag抱歉。
————————————————
这火之国往上数个三四代也算得上是威名远扬的大国,只可惜上一代的皇帝是个耳根子软又好色的,什么军事内政都是在妃子们的枕头上下达的指令。人送雅号“软枕皇帝”,既然皇帝是“软枕”那这朝廷自然就是“床上朝廷”。

老话说的好“色令智昏”,用在这位身上是一点也没错。在“软枕皇帝”和他那些个“妃子军师”的统治下,说火之国国内民不聊生都是在夸他。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开眼要收了这个祸害,这位在温泉里翻云覆雨时害了“马上风”,死在了他爱妃的肚皮上。在这位出殡的时候虽说是满城缟素,但人人脸上却和丰收似的堆了满脸的笑容。

然,天有不测风云,万万没想到这继任者比他老子还要作死。初一上任就赠加农税,言说:“此税皆为我军驻守边关之用,无人可取其分毫”却掏空了国库大肆修建行宫,边关战士甚至三个人共用一件絮着稻草的棉衣,冻死之人比比皆是,若不是统领边关的千手柱间下令屯田或许他们早就先饿死了。

徭役、赋税、贫穷、饥饿……这一切被压抑在心底的火药终于在一场割地求和中彻底爆发,然后如同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

北方的千手和南方的宇智波就是在这个时候通过无数次的战争崛起成为坐镇一方的势力,合力把皇帝和一些顽固的保皇党驱赶到西南一角。

局势一片大好,千手和宇智波的联盟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直接灭掉皇帝。然而不知怎的,千手一系的首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的族长宇智波斑竟然在终结谷决裂,千手柱间杀了宇智波斑后自杀——就在赶来支援的扉间和泉奈面前。

千手和宇智波的联盟宣告彻底破裂,随后就是长达三年的南北两方军阀混战。打的最厉害的时候,千手家的新生一代几乎被打完,宇智波最年轻的天才宇智波鼬和他的父亲一起死在了志村的包围圈里——那一年佐助才12岁。

天边一线阳光初泄,浅淡的青色在那里重叠交融。

宇智波府的门房拉开朱漆铜钉的门,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呼出一口白气。

下过雪的世界静的可怕,偶尔会有模模糊糊的一点飞鸟掠过树枝的声音,时间还早,街边卖些包子豆浆之类吃食的小贩还没出摊,大街上只有门房一个人在扫雪。

嗒嗒的马蹄声响起,门房随声看去然后惊喜的睁大眼睛。

“少帅!”

泉奈被侍女叫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揉了揉抽疼的额角,“佐助什么时候回来的?”

穿着和服长相清秀的侍女捧着他的衣服恭敬的回答,“回大帅,一个时辰前。”

泉奈点点头,穿上了格外厚实一些的军装,“你叫了我多久?”

“……”侍女默不作声不敢回答。

泉奈瞥了一眼她已经干燥起皮的嘴唇,叹了口气。“用不着隐瞒,我自己的身体怎么样我还不知道吗?”

“一、一个时辰……”

也是难为她了,寒冬腊月里出了满头大汗。

“别害怕,”泉奈看着她诚惶诚恐的样子,眨了眨眼,突然笑了起来。“比上次叫了我一个半时辰才醒要好多了,不是吗?”

泉奈在去年冬天和千手家的一场战争里受了相当严重险些丧命的伤,好不容易把人给救回来,伤口又开始发炎,高烧烧了整整两天两夜才勉强好转。只是从那以后泉奈常常昏睡不醒,有时候一睡就是一整天。

“走吧,去看看佐助。”泉奈披上火狐皮做的斗篷,亮丽的红色把他苍白的脸也映出一抹红润。

————TBC————

评论(2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