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盆鸟

脑洞星的填坑废柴,咸鸟一只,放弃自救,慎粉慎关

尚未毕业,绝不爬墙;除了lof,哪都不更

我宁愿在沉默又孤独的黑暗中死去,也不想在华丽却虚假的光明中苟活。
我赞美你的过去,我也愿意包容你的未来,也许你变的不再像你,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唯一。星星也许有很多个,但你是我唯一的月亮,独一无二,皎洁明亮。——致我独一无二的月亮

你好B站,再见B站09

1,向 @羽蓝—懒期中 太太借的梗。
2,私设如山。
3,人物不属于我,我仅对原创成分及其相应权利做出要求。
4,ooc
5,手机排版,请多见谅。
6,视频链接见07评论区。
————————————————
一片枯黄的树叶落下。随后画面一转,斑和柱间的雕像相对而立一条瀑布横亘在他们之间,宛若天堑。白云遮住了阳光,在地上撒下阴影。

【纵修的虎爪锋利】皎洁的月光笼罩在斑的身上,为他披上了一件洁白的纱衣。

【仍有苍生救不及】斑微一歪头,发丝稍稍滑落,脸上的笑容如同落日霞光一般温柔无害。

【更不忍一命换一命】是柱间站在阳光之下。

百叶突然趴在地上,向斑在的地方蠕动,“斑斑好温柔_(ÒqÓ๑ゝ∠)”

柱间摆出招牌傻笑挡住了百叶试图看向斑裙底的视线,“斑斑当然很温柔了,来地上脏,快起来吧。”

百叶:可恶,差点就能看到了……

柱间:因为我们是挚友所以斑的裙底只有我能看!

斑:……妈的智障……

[这幻境]柱间和斑在落叶中俯瞰着村子。

“现在‘幻境’指的是村子了。”百叶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

[有多少痴情(换多少唏嘘)]雨水从柱间的脸上滚落下来。

【至死仍不渝】
〔可有人不甘心〕

刀穿透胸膛,破碎心口处的淋漓鲜血浸透了衣服。

[究竟谁设计]

“呃啊!好疼……”百叶捂住了自己的肾倒在地上,一把刀刚刚从这里穿过。

[雪原泽底,爱恨终于醒(生死皆还尽)]斑嘴角微挑,是自信而坚定的模样。

【最是花浓开满树,画中留不住】树叶飞舞,斑的发丝在风中飞扬,眸中尽是点滴温柔笑意。

【情愿各行各道,两不相误】柱间和斑冲向对方。

扑通一声,百叶双手捂肾跪倒在地,“我现在明白泉奈被捅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
真特么的疼啊……

〔犹记得那时春风过,故人面目〕斑笑的眉眼弯弯,正在说着什么。柱斑二人站在那里,山河天地间,除了对方无人能与他们并肩而行。

[一卷风流遭嫉妒,无奈遇劫数]镜头给了站在木人头上正开着仙人模式的柱间一个特写,他的脸上有着皲裂一样的纹路。

“脸上有裂纹,没有眼白只有眼黑……”斑在心里默想道,“这就是千手扉间发明的秽土转生吗……”

[即便千山同赴,孑然态度]木人接住了须佐挥下的刀。

“看样子,”扉间计算着柱间开仙人模式对上须佐的胜率,“胜率大概有七八成……”

“也就是说……”泉奈皱眉想着,“斑哥会输。”

[剑锋冷]斑跪倒在水流中,刀尖处的鲜血滴入水中,晕开一片绯红色的雾。

[难道怪当时仙人糊涂]柱间也跪倒在水中,抬眼,眼中竟然有着一抹冷漠和如释重负的轻松。

柱间愣住了,从别人口中听到的到底不是很直观,“果然是……”他摇头,声音低哑,“本末倒置了……”

[斜雨拍衣乱我步]破碎四散的晶体和寸缕渐白的发丝在浓黑硝烟的对衬下带着一种凄凉决绝的美。

【前尘毋须卜】从足部开始,镜头缓缓上移。

[怕是众生缘分虽恍然大悟]白袍隐约勾勒出纤细优美的腰线,然后是绣着黑色勾玉的领子和露出的锁骨,最后是白色的头发和他淡紫色的眼睛。

[却梦回最初]斑倒在地上最终阖上了眼睛。

画面回到了柱斑二人最初相识的场景,石头最终还是到达了对岸。
————TBC————
“仙人”←绿字(柱间视角)
还是建议配合原视频阅读(●'◡'●)ノ❤

恭喜玩家达成[捅肾了,老铁]成就(๑•॒̀ ູ॒•́๑)
听说你们要求捅肾?满足你们(๑•॒̀ ູ॒•́๑)

评论(7)

热度(62)

  1. 曲珈玟¿脸盆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