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盆鸟

脑洞星的填坑废柴,咸鸟一只,放弃自救,慎粉慎关

尚未毕业,绝不爬墙;除了lof,哪都不更

我宁愿在沉默又孤独的黑暗中死去,也不想在华丽却虚假的光明中苟活。
我赞美你的过去,我也愿意包容你的未来,也许你变的不再像你,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唯一。星星也许有很多个,但你是我唯一的月亮,独一无二,皎洁明亮。——致我独一无二的月亮

守护甜心背景下的13岁鸣佐02

1,人物不属于我,我仅对原创成分及其相应权利做出要求。
2,ooc。
3,手机排版,请多见谅。
————————————————

虽然刚刚的突发状况吓了佐助一跳,但是觉还是要睡的。

佐助把怀里的蛋小心的摆在床头,怕桌子太凉还细心的把毛巾叠了叠垫在蛋下面。他端正的坐在蛋的对面,“虽然不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总之,今后请多多关照。”说着深深的行了一个礼。

低下头的佐助没有看见那颗蛋轻轻的动了一下,像是在回礼。

比起佐助家淡定的处理方式,同一时刻发现蛋的鸣人家可以说是鸡飞狗跳。

“怎么办怎么办用不用去医院需不需要救护车……”玖辛奈在客厅里转来转去,紧张的像是等在产房门口的丈夫,“喂!鸣人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

“看把你妈妈给急的,口癖都没了。”水门用眼神向正在打哈欠的鸣人示意。

“知道了知道了”鸣人也回以眼神。

“妈,我一点也不难受,肚子不疼额头不热,”鸣人睡眼惺忪的说着,“我能去睡觉了吗?”

事实上,任谁凌晨两点被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拽出来都是要哈欠连天的。

对,正放在茶几上的蛋不是鸣人自己发现的,而是玖辛奈在给鸣人盖被子的时候发现的。

橙红色的蛋壳上有着一个浅蓝色的圆,这个圆里还有一些看上去很杂乱的白色线条,但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线条正在按照某种规律绕着圆心旋转着。在玖辛奈偶尔遮住灯光的时候这个蛋还会发出炫目的金色光芒。

这也是玖辛奈担忧的原因,任谁在给儿子盖被子的时候发现一个会发光的蛋都要吓个半死,更何况看见这个会发光的蛋还飘在自家儿子的正上方。

“好了,”水门轻声说,“鸣人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好!我去睡觉了!爸爸妈妈晚安的说!”鸣人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喂!”

“好了玖辛奈,刚刚不是给带土打了电话了吗?”水门无奈的摇了摇头,把自己的妻子温柔的抱入怀中,“没事的,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做梦’的时候,会产生蛋很正常的。”

“可是鸣人的会发光,这不正常的说……”玖辛奈还是很担忧,“带土的和鼬的可都不会发光的说……”

“唔,可能是因为他的梦想会发光吧……”水门安抚的亲了怀中人的红发一下,“这很好啊,有一个会发光的梦想什么的……”

“嗯,也对……话说这么晚了还打扰带土真的很不好意思的说。”

“那下次就登门道谢好了,记得带上他最爱吃的红豆糕。”水门笑着说。

“OK!就让带土尝尝他师娘我的手艺!”玖辛奈周围突然燃起热血的火焰。

“带土最爱吃我做的红豆糕的说!我最近刚学会了加抹茶的红豆糕,抹茶配红豆带土肯定喜欢的说!”

“好了,该回房睡觉了,红豆糕什么的天亮以后再说吧。”

“嗯。”

夫妻二人也离开了客厅,只剩下那颗被众人遗忘的蛋躺在冷硬的茶几上散发着金色的光。

————TBC————
现写的,虽然勉强到达一千字但是不太好吃(⋟﹏⋞)
话说,我忘了在哪看到玖辛奈做饭难吃这个设定。。。如果有bug请指出orz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