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盆鸟

脑洞星的填坑废柴,咸鸟一只,放弃自救,慎粉慎关

尚未毕业,绝不爬墙;除了lof,哪都不更

我宁愿在沉默又孤独的黑暗中死去,也不想在华丽却虚假的光明中苟活。
我赞美你的过去,我也愿意包容你的未来,也许你变的不再像你,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唯一。星星也许有很多个,但你是我唯一的月亮,独一无二,皎洁明亮。——致我独一无二的月亮

[掉粉时间到]关于鼬

如果你不能分清什么叫自私什么叫无私的话请不要看。

——以下是我个人对于鼬的想法。——
——粗口注意——
——不接受反驳,欢迎取关,善用拉黑——

我很讨厌宇智波鼬。尤其是在看到鼬粉们认为宇智波鼬不幸的原因是佐助然后疯狂贬低佐助的时候。

讲点儿道理好不好?鼬的一切不幸都是他自己作的好吗?宇智波家族给了止水和鼬庇护,家人和强大的血迹限界,而本该作为沟通宇智波和木叶的桥梁的止水和鼬反而一再的替木叶隐瞒情报甚至是木叶要灭宇智波族的情报,把宇智波的情报透露给木叶。我不知道止水这种木叶为先的思想从哪里继承的,但是鼬从止水那里继承了这种思想并且把这种思想通过别天神强加给佐助。

说真的,别天神是我见过最恶心的术,没有之一。这种完全罔顾本人意愿,把别人的思想强行扭曲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的术真他妈的恶心。我不知道鼬是有多爱佐助,才能让他动用这种恶心的东西,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他,然后让他扭曲的活着。我也不知道鼬是有多爱佐助才能让他把一整个家族杀光就留下佐助一个人。

好了,这个时候你又要说“鼬是为了和平!为了不让更多人死去才灭了宇智波的!而且他很爱他的弟弟才留他一命的!”抱着这种想法的你麻溜的滚,谢谢。

凭什么?凭什么宇智波要为鼬的思想买单?宇智波欠他什么了?宇智波是欠他庇护了还是欠他血继限界了?没了宇智波没了写轮眼我看他们怎么活。

好,就算是宇智波欠他的,可凭什么所有人都要为他的理想买单?那些无辜死掉的平民呢?就鼬有弟弟别人没有吗?那些从未参与过宇智波计划的人呢?他们招谁惹谁了?

“鼬杀了家人他不痛苦吗?!”怎么,就鼬痛苦佐助不痛苦吗?那些无辜被杀掉的人不痛苦吗?那些朋友突然间死掉的人不痛苦吗?谁都很痛苦,鼬痛苦是活该,他的痛苦都是他自己作的,但凭什么要别人替他分担,凭什么要别人理解他的痛苦。所以请你别让我体谅他的痛苦,我没有杀掉我的全家恕我体谅不来。

“佐助都原谅他哥哥了你在这瞎bb什么?”搞笑了,你他妈还有脸说这个我也是很佩服了。佐助原谅他哥哥是因为他爱他哥哥,所以他能原谅他哥哥对他的欺骗,他能原谅他哥哥杀了他全家。可我不能,我不黑他纯粹只是因为佐助爱他。但是佐助爱他又怎样?这就是你们鼬粉黑佐助的原因?我告诉你,全火影的粉丝都能黑佐助就唯独你们鼬不行。凭什么?就凭你们亲爱的鼬杀了佐助全家而没有感到一丝抱歉。就凭你们亲爱的鼬灭了自己整个家族而没有感到一丝抱歉。就凭你们亲爱的鼬嘴上说着“无论你未来走什么样的路我都爱你”一边又要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佐助。

说真的,看到木叶没有给你鼬正名的时候我的内心竟然是有点小高兴的。

“该!怎么样?你费尽心机守护的在你心中如同一朵白莲花一样的木叶到最后甚至连给一个(对木叶而言)英雄正名的勇气都没有,太棒了。”

可当我看到佐助说“我要看看鼬眼中的世界”时我的内心又崩溃了,我知道从此刻开始,本该像鹰一样自由的佐助就要变成他最讨厌的样子了。他继承了鼬的思想,他要代替宇智波鼬守护木叶。

他要成为“神”。

如果木叶是当了婊子又要立牌坊的话,那么宇智波鼬真的是完美的继承了木叶的意志。一边嘴上说着“我的弟弟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一边又在这张白纸上涂上最肮脏最恶心的颜色。

好了,现在佐助终于继承了你的意志变成了他最不想变成的样子,你有没有很开心呢?看着木叶踩在佐助的尸骨上,踩在宇智波的尸骨上,踩在所有人的不幸上繁茂生长,你有没有觉得很自豪呢?

这个时候你又要说“这是木叶给鼬的任务鼬能怎么办鼬也很无奈呀。”所以这就是你作为本该沟通木叶和宇智波的桥梁,却对木叶要杀宇智波的情报瞒而不言的原因是吗?啪啪啪!很好,逻辑强大,我无言以对行不行。

“鼬是为了理想和和平才灭掉宇智波的。”这种论调我真的是看一次笑一次。是,宇智波要是乱了,别的村子可能会趁机而入,可能会有忍界大战。可这他妈的只是可能,只是宇智波鼬的一个猜测,它发生了吗?没有。有发生过的例子吗?没有。好,我们假装这种可能肯定百分之百一定会发生,那又怎样?好歹那些宇智波在死前的最后一刻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战,好歹他们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说的粗俗一点,好歹能拉上木叶做垫背的。可是现在呢?宇智波鼬为了自己守护木叶的理想,把自己整个家族给灭掉了。完全不在乎那些没有参加过叛乱计划的小孩儿,老人,甚至是那些没开写轮眼的平民。谁来为他们的理想买单?既然宇智波鼬可以为了自己的理想杀掉全族杀害无辜,那么为什么宇智波家族不能因为被排挤被歧视被不公正的对待而拉上木叶做垫背?

然后你就要说“国家派给你一个任务你不得不做!”是,如果我的家族已经(注意是已经)乱了国家给我派任务,让我杀掉我的全家。为了国家的安定我肯定会杀了全家,但我为什么不能自杀?所以,为什么鼬不能杀了全家(包括自己的弟弟)然后自杀?既然要灭就灭个干净,干嘛要留下一个佐助?

“因为如果我死了佐助也死了谁来继承我的意志守护木叶呀!”科科,道德绑架用的熟练极了啪啪啪!

宇智波已经叛乱了吗?没有。四战已经开打别的村子已经介入了吗?没有。如果我的国家……哦,抱歉,我忘了木叶并不是一个国家呢,他还受制于火之国大名的管辖呢科科。所以你让我用我国比木叶?我可以告诉你,但凡是高层里有一个人是有脑子的国家都不会让某个家族的人去灭掉他那个家族。

“鼬是无私而伟大的”是,他是无私伟大,他不仅无私而且还慷慨呢。无他人之私慷他人之慨来伟自己的大。以爱为名,以守护木叶为名,他杀了自己全族也杀掉了佐助的童年。怎么,整个宇智波家族里就宇智波鼬有爱,就宇智波鼬有理想是吗?哦,抱歉,我忘了还有一个止水呀!科科。

如果说佐助的不幸分为三大部分的话,恭喜宇智波鼬,你占了99%。

我还是那句话,没人要为你的理想买单,没人有义务分担你的痛苦理解你的愿望。也就是佐助能,因为他爱你而原谅你然后背负着你的理想,背负着骂名,背负着宇智波一族的不幸守护着木叶。比起做宇智波鼬的弟弟,我更想做宇智波佐助的哥哥,好歹不会被扭曲自己的意志守护着葬送自己家族和童年的地方。

宇智波神逻辑吗?我看神逻辑的只有鼬和止水吧。如果他们是真的强大直接干脆一点,对着木叶高层下个别天神或者对着整个木叶下个幻术,让他们别再歧视排挤宇智波了,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灭了一个宇智波还有第二个家族,每个家族都被灭族木叶还能剩下多少人?

常人遇到难题的时候都是思考怎么解决,而不是想着把试卷撕了吧?

灭族就是把试卷给撕了。

是,试卷撕了不用做题,可是试卷能印多少?你要撕到什么时候?撕到世间无纸可印卷?嗯,不愧是哲学组,思维真他妈的曲折。

最后,别把什么锅都推给团藏推给黑绝,该自己背的锅就自己背。

这种无私是无私吗?不,这是以爱为名的自私。

佐助啊,自我很重要。

——不接受反驳——
——欢迎取关——
——善用拉黑——
被某些鼬粉刺激到的产物,黑泥吐出来免得溢出到文里。

评论(28)

热度(29)